首页 >> 资讯 >> 投研观点 >> 国务院专家:P2P是城市化梦想滋生的庞氏骗局

国务院专家:P2P是城市化梦想滋生的庞氏骗局

文/本站原创     2016年01月10日

  2015年年末,P2P行业极不平静。在E租宝等互联网金融公司被查的消息中,公众目光的焦点都集中在其间满布的庞氏骗局疑云上。不论有关部门如何对事件最终定性,其中一些现象值得品味,特别是这类公司惊人的成长速度,有的在一两年时间内员工数量就能从初创发展到超过5万人,快要赶上苹果公司的全职员工数量了。

  庞氏骗局中主要有三种角色——肇始者、助推者和受骗者,简单地说,就是老板、员工和客户。后两者往往角色重复,否则层层拉人头、击鼓传花的戏码就无从唱下去。近年来,类似的骗局发生过多次,其兴也勃,其亡也忽,但只要是监管疏忽的地方,新的创始者和追随者又会进入,把旧的形式改头换面,包装上新的外衣,在一呼百应中延续灯火楼台的故事。说到不同之处,只不过这次的外衣更加鲜亮,又是互联网又是金融,高科技和土豪金完美地结合在一起,但是内在的逻辑和外在的结果并无不同。

  纵观改革以来的庞氏骗局历史,莫非国人就这么好骗,总不长记性?略去浅层次的问题不谈,客观地看,有一个问题值得深思:庞氏骗局屡禁不止的背后,自有其社会土壤存在。

  几年前,在一项关于社会融入的研究中,我在数个大城市进行了多次深度访谈,对象包括各阶层外来人口,地点涵盖东中西部。其中,一个在西部某城市电脑城工作的年轻人,让我记忆深刻。此人来自农村普通家庭,中专毕业后就来到这个相隔不远的大城市,在一个投影仪专卖店担任店长,年龄已过25,“奔三”在即,仍是光棍一条。他虽然名为店长,手下仅有安装兼送货工人1人;月收入也并不高,只有2000出头,租房、吃饭、交通、手机、上网、买衣服这些开销至少要一千五六百,此外还需人情往来和回家旅费。我疑心他的积蓄能否有5位数——事实上他存不下钱。他很难为情地提到,基本上没有向老家的父母给过什么钱。

  让我印象深刻的,正是此人对于自身社会流动乐观异常的态度。问到在这城市扎根的愿景时,他给我描绘了一幕美好的场景:只要自己不断奋斗,苦练营销技艺,就一定能出人头地,买房子和车,娶老婆,在这大城市安家落户。我问他,你给我数数,这么大一座电脑城里,有多少人实现了这样的梦想?他眼中的火焰黯淡下去了,最后回答道:90%都不可能,那还是前些年机会好的时候,现在恐怕更难了,因为这两年已经没有新的成功案例。

  我很好奇,既然现实如此,他何以这样乐观?说到这里,他眼中的火苗又旺了起来:不会有问题的,只要规划好人生,梦想就一定能实现!原来,他报了一个著名直销品牌的免费培训课程,每周上两次,已经有半年时间了,风雨无阻。刚开始,他也觉得不可能,老师说的和传销一样,怎么也不能相信。但这课上着上着,他竟然越来越有信心了,自己买了这品牌的高价产品,做起了代理,除了向亲友和同学推销,每天晚上下班后就去街头兜售。只要多卖出去一件产品,他就觉得自己距离梦想实现更近了,到30岁之前,一定能买上房子,成家立业。

  因为一种同情油然而生,我并没有给这情绪泼上冷水。然而,这城市当时的房价,一套至少要五六十万元,还是城区边上的房子。也就是说,他需要在接下来的三四年里,收入增长至原来的10倍,这梦想才可实现。现实和梦想的巨大差距,最后导致一个人的“着魔”,对个人来说,不知幸还是不幸;对于社会来说,传递和演绎的往往就是庞氏骗局这样的笑剧和悲剧。

  要根治庞氏骗局,就不能不阻断这土壤滋生。问题的核心是城镇化门槛太高,这里既有特大城市、大城市、中等城市和小城镇发展不均的问题,也有各个城市普遍存在的房地产价格过高、公共服务均等提供程度较低的问题。关键是要给年轻人一条门槛不那么高、努力干好本职工作就能实现的城镇化道路,不再让不得其门而入者编织一些不可实现的梦来麻醉和安慰自己。这正是“新型城镇化是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”的应有之义。